[诗歌]高阳

        路过清河边时
        你湿了袖子
        恰如当风掠过眉睫之际
        你剪断了几万青丝

        案头的画卷
        翻开 收起 再翻开
        再收起
        直到每道折痕都显露苍老
        直到相思荼蘼
        已无法成诗

        死了吗
        所爱的人
        于无边的暮色之中
        光影摇曳
        纵千百次在所不辞地奔赴
        也终于
        不能再见了吗

        可是边关总有明月升起
        塞北依旧草木如织
        而梦里的水乡
        四下犹自传来声声的长笛

        你转身之处
        所有几不可辨的清晨与黄昏
        纵是千秋岁尽
        也依旧是
        花开花谢 潮落潮生

[诗歌]故人

玉阶金罗帐,宾朋话短长。
觥筹犹未尽,歌舞到天光。
只缘羌笛起,默泪忽两行。
昔年座上客,今日参与商。

[诗歌]中秋忆旧

西风如律令,锦瑟不留行。
子规犹喋血,庄生已逡巡。
春酒未尝饮,蜡灯隔座明。
蓬山一万里,青鸟自殷殷。

[诗歌]春日二首


(一)

我或许会在暖暖的春日午后想起你
或许  也不会
至少没有那么多
没有像台风过后的港湾那样
满目疮痍

可是万一我忽然想起
总会有些措手不及
那些在溽热的土壤中播下的种子
那些白白流淌的雨水
以及
那个始终未曾念出口的名字

是的  没有必要怀疑那是爱情
即使毫不重大
即使没有生死别离
在长街的每个转角
总会散落着故事的另外一些结局

我或许会在明朗的春日午后想起你
或许  也不会
缱绻的是风和柳枝
而并非悠长的心事
在生命任何已知的延展之中
我都没有离你更近

我或许还会在下一个春日午后想起你
当远方更远  当草木更深
当晚钟轻敲
将我从绵长的岁月中惊醒——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我相信
我已放下杯盘
享用了我的一生


(二)

我想要一个完整的下午
完整到足够想起你
你的音容  发线
你不经意的回眸
天边的飞鸟旋转着
落在湖心的涟漪上
摇晃
像春天一般温暖
酥柔
也像你轻拂我面颊的手

所有的曾经都令我沉默
快乐的  悲伤的
如同没入夕阳中的那个街口
我想找人诉说
或是轻轻哼唱你教会我的那一首歌
但我无法卸下肩头的行囊
也慢不下倥偬的脚步

他们对我说
时间终将原谅一切
所有兑现的  或是未曾兑现的
无须扼腕  更无须愧疚
他们说最后的最后
所有的专递都已然送达
那个无缘再见的人的手中

可是为什么我总是涕泗横流
在窗前  在路口
在所有明灭的光影之中
为什么岁月还没有将铅华洗尽
没有将我铸成铁石心肠的水手

我多么需要一个卑微的理由
让我与所有的人一样
也和所有的人不同
春潮涌起之时
风烟散尽之后
我多么想有一个完整的下午
完整到足够想起你
足够让我
轻轻唱完那一首歌

[诗歌]Secret Garden

你在暗夜里低回
你闻过了第一朵花香
第二朵便隐匿不见了

洗过一样的天空
黄昏和雨季
沏好的新茶就放在桌上
等待的人却不见踪影

你从不知这一切
是缘何而起
你的笑靥仿佛还留在昨日
那么纯真
像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
你说  等一等
话音未落
书页就无声地翻了过去

他们说
到最后一切都会淡去
你对此并无怀疑
在惊鸟飞起的刹那
你弯下腰
剪下一片形状奇怪的叶子

[诗歌]情殇

我想上天总会成全那么几个人
哪怕是在末法时代里
他们是天真的诗人、放浪的水手
以及坐在岸上的那些个
活到已经失去滋味的老者

诗人虽天真
但却好色
他得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
和一段年少芬芳的爱情
他从来留不住那样的女人
却又渴望她
如今他将头埋在她高耸的双乳间
从那里眺望远方

放浪的水手同样渴望女人
但他更想晒晒太阳
为此他卷起了他破烂的裤衩
剪掉了他海藻一般浓密的头发
他得到的是一轮月亮
以及他久已忘却的故乡

老者早就已经老得没有想法了
他硕大的阴囊就像个布袋一样
挂在他风干的肢体中央
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给他
只能在他的身边坐下
耳边传来加勒比那令人倦怠的潮声
眼前是印象派不知所谓的残阳

我想上天到最后总会成全几个人
让他们得到一切
让他们一无所有
让他们死去、再复活
然后重新开始痛苦和希望

我可以知道什么
我可以决定什么
我可以期待什么

我是什么

[诗歌]青鸟

青鸟由远方而至
夹着马尾辫的春天
和齐刘海的雨

换作是我也会停下脚步
向她献上我纯白的注目礼
但她却不止是为你一个而存在
她的存在是刻在白桦树上的名字
是青春的墓碑
和你矢口否认的爱情

走吧  少年
谁不曾在风中竖起衣领
在暗夜里坐等黎明
在窗前或树下
留下一些稀疏而卑微的心事

谁不曾以那样一种方式感动过自己
在多年后仍旧偏执地相信
不是美丽源自她被错失
而是错失只因她太过美丽

[诗歌]错失

我总以为可以见到你
在四方  在天际
在所有鲜花开遍的原野上
在银河的另一端
在水中

又或者  在清晨醒来的枕边
在烟花巷子的最深处
在撩动琴弦的指尖
在掌心

在所有几不可辨的梦境里
在童年
在距离黄昏最近的那盏灯下
在烟蒂明灭的窗前
在风中

在远方  在路途
在每一朵浪花涌起的刹那
在所有不眠不休的牧歌声中
在微笑里
在最初

在我总以为
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

[诗歌]结局

一道岁月的暗伤
无论何时你都拒绝谈论
揉进眼底的沙砾
和仆倒路旁的落木的年轮

暮年迟到的书信
记录下一个被误解的黄昏
你来不及回眸
也就不需要再解释

饮下这一杯生命的凉薄与甘甜
我的朋友  我的爱人
请坐  请走好
无论你揶揄  或者达观
在下一次转身之后
你我都绝不会再相遇

在清河边浣足的白衣女子
沉睡中的纳西瑟斯
过度的疼痛和欢愉
最后总化作了模棱两可的简单叙事

请坐  请走好
我的朋友  我的爱人
无论你牵挂  或是忘记
那个在幽冥中吟唱的希伯来人
他始终孤独无匹

[诗歌]君莫问

题记: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殇。

用什么来抵偿这似水的年华
用爱情可不可以
晓窗口那株默默伫立的青桠
路边被你踢开的碎石子
湖面上薄瓦片打出的涟漪
还是那年圣诞
隔岸升起的灿烂的烟花

飞起来的化作了浮云
落下来的变作了尘埃
谁都不是那个曾经在场的目击者
谁都错过了一生一次的雨季

用什么来抵偿
用什么来祭奠
用什么来交换那些隐秘而羞赧的夜晚
还有那颤栗喘息的爱人
用什么来凭吊她的初夜
用什么来抚摸
用什么来占据

犀牛的魂灵从未消失
雏菊依然遍布于蛮荒之地
鸽子依然飞翔
露水透过帷幔  打湿少年的白衣

可是用什么
用什么来记录下写满天空的三百篇情诗
又该用什么
用什么
来将它一一洗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