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2014年华东师大毕业典礼致辞

怀着感激铭记存在
——2014年华东师范大学毕业典礼致辞(现场版)



ecnu

亲爱的2014届毕业生们,各位老师、各位领导:

很高兴能够得到“学生心目中最优秀教师奖”这个荣誉,而在我心目中,这是一名教师所能得到的最高的荣誉,没有之一。谢谢!

但是话说回来,即便如此,我仍旧不能确认我是否有资格站在这里讲话,原因有二:其一,华东师大有一大批令人尊敬的教师,我和你们一样,听过他们之中很多人的课,获益良多,因此,我没有底气能代表他们讲话;其二,熟悉我的学生都知道,我并不擅长对陌生的对象讲话,我也没有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要讲。既然如此,我想,我就当自己是在一个私人的场合,同大家分享一些切身的感受吧。

我想说的第一件事,发生在第一教学楼的223教室。一个穿着学生气的男教师,在下课铃响之后,低下头收拾讲稿,放进棕色的公文包中。就在这时,将近百人的教室里忽然响起了一片掌声,他懵懂地抬起头来,表情略带惊讶,就像席慕蓉的诗中所写的那样:我以为我所唱出的,不过是一首无调的歌,但因幕起,因灯亮,因众人的鼓掌,才发现我的歌,竟是这一剧中的辉煌。——那是2006年的9月,我在华东师大的讲台上,讲完了我的第一堂课。

第二件事发生在哲学系的2102。十几个学生或站或坐,面前摆着蜡烛和啤酒,而我站在会议桌上,打着手电,大声朗诵着手中的作品。后来有个学生在博客上写道:他一跃跳上高处,像一头矫健的羚羊。——那是2007年的岁末,我们读的是顾城和海子,而这个名叫读书会的活动,至今已满八年了。

第三件事就发生在这里,图书馆面前的大草坪上。那是一个晴朗的夜晚,三十多个学生席地而坐,听我讲述曾经闪耀于康德头顶的那片星空。作为一个坚持肉眼观测的天文爱好者,我教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技巧:伸直手臂,将食指弯曲成九十度,第一个指节的长度,恰好可以覆盖5度的天球。说完我回过头来,看到那些年轻人纷纷举起右手,比划着我刚才的动作,于是我暗想:没想到当年我学来泡妞的伎俩,用在学生身上效果也不错。——那是2013年的初夏,我终于实现了我期望已久的第一次室外教学课。

第四件事发生在我的办公室,一个学生交给我她完成的论文。她也属龙,正好小我一圈,但在篇末的致谢中,她却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我和她的关系:视同己出。是的,当时我的反应和大家一样,完全停不下来……其实四年下来,这个学生对我的揶揄应当是非常习惯的了,但当时她并没有笑,而是带着几分委屈的表情说:我知道这个词不妥,但实在想不出更合适的表达了。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反应不当的人不是她,而是我。——那是2010年的6月,我目送我带的第一批学生离开这个校园,而对这样的一种情形,如今的我,也已经习惯了。

最后一件事,发生在校外的一家餐厅中。对面坐的三个姑娘,有一个刚刚换了男朋友,有一个刚刚失恋,而另一个依旧单身。她们都是我的学生,毕业多年,如今在不同的地方工作。她们笑着说:不论处境如何,作为我的学生,她们都拥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要生两个孩子……好吧,在如今这样一个时代,哪怕这就是我所能带给她们的唯一的影响,也足够了。——这件事就发生在不久前,当时我的爱人就坐在我的旁边,事实上话题就是由她而起的,因为她正怀着我们的第一个孩子。顺便说一句,七月份的尾巴,八月份的前奏,没错,他(她)是狮子座。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像这样的片段还有很多。当代哲学家海德格尔说过一句话:所谓思想,就是怀着感激铭记存在。如果将大学四年比作一篇论文,将入学仪式比作它的导言,那么,毕业典礼就是它的后记了。后记该怎么写,刚刚完成答辩的你们都很了解,一点回顾,一点展望,但最重要的内容,就是致谢。而海德格尔所说的感谢,并非针对某一个具体的人,或者某一件具体的事,这听来有些奇怪,但其实不难理解。比方说,你受到了一点帮助,于是你说“谢谢你”,但若这份帮助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对你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成全,那么你就会觉得,单单说“谢谢你”是不够的了,你会说: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你。

是的,无论是此刻回顾大学生涯,还是在老去之后回顾你的一生,如果能有那么几个片段,能让你怀着感激的心情铭记:感谢上天,我曾经来过这里,感谢上天,我没有辜负最美好的时光——那么,你便可以对自己说:我,存在。

谢谢大家!

2 Comments

  1. 飘雪山庄

    兄弟 你最近忙的吧,电话也换了? 找你找不到人啊

  2. Sarah

    来华师大读书快一个月了,今天走过那个每天都经过的布告栏时偶然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学生们评出的优秀教师榜。一个个看过去时遇到哲学系这位姜老师,忽然记起六年前我曾在豆瓣上短暂关注过一位华师大哲学系的老师……果然是你啊!
    呵呵,可喜可贺啊,这真是一个老师能得到的最高荣誉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